新京报网:特朗普和拜登精英团队干了什么提前准备?

美国2020 年总统大选的高潮迭起即将到来。

当地时间9 29 号夜间9 点至10 点半(中国北京时间9月30日早9点至10点半),美国2020 年总统大选第一场总统辩论将在直播盒子凯斯西储高校举办。到时候,新任美国总统、美国民主党美国总统侯选人特朗普和民主党派美国总统侯选人拜登将举办真实实际意义上的初次交战。

在本次辩论以后,10 7 日将举办副总统辩论,10 15 日、10 22 日将再度举办两次总统辩论。11 3 日,美国选举人将网络投票挑选出她们的新一届美国总统。

第一场总统辩论将分成六个环节,每一个环节15 分鐘,俩位侯选人将聚焦点新冠肺炎疫情、最高人民法院、金钱问题、大城市中的人种和暴力行为等难题进行辩论。

间距总统大选日也有不上40天的時间,第一场辩论针对俩位侯选人有多关键?特朗普和拜登又竞相憋住什么“招式”呢?新京报网新闻记者会话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室助理研究员杨楠,听他讲解即将来临的第一场总统辩论有什么话题。

特朗普和拜登。

第一场辩论等同于侯选人“招聘面试”,六大议案引关心

新京报网:第一场总统辩论会聚焦点什么议案呢?

杨楠:美国总统辩论能够算为总统大选中的“主要副产物”。针对热衷于政冶的美国群众而言,此次辩论是享受大选最后“盛会”前必不可少的“健脾开胃开胃菜”。而针对两党侯选人特朗普和拜登而言,本次对战相当于其“漫漫长路应聘求职路”上一次关键的“招聘面试之机”。环顾美国以外,新冠肺炎疫情的不断外扩散、大国关系的持续恶变及其经济全球化遭遇的前所未有困境也令本次辩论演出舞台以上的舞台聚光灯看起来分外晃眼。

在美国总统辩论联合会这一无党派工作组的特定下,福克斯节目主持人查尔斯·迈德思客担起了初次辩论的主持人旗帜。因此,他用心挑选了包含“两个人旧事”、“新冠病毒”、“最高人民法院”、“大城市中的人种和暴力行为”、“经济发展状况”及其“大选公平”以内的六个话题讨论以飨观众们。

虽然这六大主题风格基本上包含了现阶段美国人心里的全部疑惑,可无可奈何仍是世事难料。在美国奥巴马政府部门国安会新闻发言人汤米·维尔特等一系列自由派人员眼里,“大城市中的人种与暴力行为”这一题型的叫法全然不顾极少数族裔的需求,像极了特朗普的叙事方式,真是是“不用掩盖地生产制造反黑种人的焦虑”。此外,也不缺有些人因气候异常无法入列而倍感不满意。

彼此精英团队赶紧制订“战略战术”,科学研究另一方缺点

新京报网:特朗普和拜登精英团队干了什么提前准备?

杨楠:大获全胜未至,花式“嘴仗”优先。特朗普和拜登精英团队最近暗示性地打开了“讽刺方式”,为事后的辩论开展加热。9月底,特朗普公布提出质疑拜登在与桑德斯辩论时的优秀主要表现,并盯紧其“嗑药了”。近期几个星期,他不断提到不必的提倡,规定和拜登在辩论前“相互药品检验”。

23日,拜登精英团队也注意力不集中了,民主党派大选联合会內部的多位人员刚开始对福克斯新闻释放口风,判断特朗普在辩论的时候会“瞪着双眼撒谎”,并表明由于肺炎疫情早已给美国群众导致了过多痛苦,如今干什么都无济于事。

在“花式叫嚣”的身后,俩位侯选人以及身后的“高参”们分毫害怕懈怠,为了更好地初次辩论而开展着如火如荼的提前准备。尽管特朗普公布称其自身不容易开展一切“排练”,并尽量呈现一种“胜券”的淡定从容姿势,但美国新闻媒体却发布了截然不同的客观事实:这名日理万机的新任美国总统近期经常把自己关在“黑屋”里,用心收看着拜登在2008年和二0一二年的辩论演出,并经常与小助手们举办非正式会议,相互商讨很有可能的“攻击点”。

回过头看拜登势力,针对性的筹划好像在很早以前前就开始了,且一直不断着。据外媒报导,现阶段拜登和一小部分咨询顾问正挤在特拉华州威明顿市的工作中间里,赶紧最终的時间,制订对于特朗普的“战略战术”。由此可见,沒有一方忽略此次辩论阶段的必要性。

特朗普有五大辩论“宝物”,或充分利用王道设计风格施加压力

新京报网:特朗普辩论有什么优势与劣势?

杨楠:在实际对策上,特朗普和拜登的精英团队均花了巨大思绪;双方都试着融合我方特性及其另一方缺点,“量身定制式”地整体规划着自身的防御对策。

针对特朗普而言,尽量地呈现本身豪放、粗暴和王道的设计风格,从而将内置的可变性充分发挥到完美,有利于对拜登导致耳濡目染的挤压。美国辩论界专业人员托德·格雷厄姆在接纳CNN访谈时强调,特朗普的五大辩论“宝物”分别是插话、撒谎、污辱、归咎于别人和夸大其词威协。这种方式 不但可以协助他在商业界站稳脚跟,也可以令稍不留神的政治家遭受影响而溃不成军。

此外,美国民主党大选精英团队的众多咨询顾问均觉得,长期性心直口快的特性让特朗普从源头上避开了“一语失河山”的风险性;对比几个月也没有举办过好点记者招待会的拜登,特朗普基本上每日都和新闻媒体“互斗”,这使其明白怎样能够更好地去掌控摄像镜头,并对各种突发性状况作出答复。

拜登坚持不懈“做自己”,以静制动

新京报网:拜登在辩论中会采用哪种对策?

杨楠:拜登层面则期待诉诸于一种更加质朴的发展战略:做自己,“以静制动”。在精英团队的勤奋和特朗普的烘托下,这名民主党派侯选人早已慢慢产生了一种集风趣友谊实于一体的“人物关系”,并也因而扩张和推进了一部分选举人基本。另外,在一些观查人员来看,来源于美国民主党精英团队层面不断持续的早期进攻虽然让拜登丟了些情面,但也另外减少了大家对他的“期待门坎”:拜登仅需做一丝勤奋,就可以让自身摘下“辩论二把刀”的遮阳帽,并获得出乎意料的获得。

美国新闻媒体广泛认为,拜登必须加倍训练的,是尽量不必被特朗普“抢人头”,进而掉入为其设定的各种語言圈套当中,一如美国众参议长南希·佩洛西先前对拜登的提示——“跟他用心你也就输掉”。在镇静自若后,拜登很有可能会从议案自身考虑,在肺炎疫情困境、经济发展窘境、社会动荡及其审判长候选人等行业进行攻击,并在气侯、税款和稽查等行业搞好防御。

总统辩论不会有大赢家失败者,但可协助选举人作出挑选

新京报网:总统辩论针对总统大选結果危害有多大?

杨楠:美国总统辩论自身不会有大赢家失败者,也不会决策彼此最后支持率多少。就在二零一六年,川普“胜了辩论,输掉大选”的情景仍记忆犹新,辩论针对結果的边际效应已经以人眼由此可见的速率下降。因而,此时也不缺有一大部分美国群众“鄙夷犹豫”,将此次两党侯选人的当众质问视作一次纯碎的作秀个人行为。

殊不知,总统辩论虽并不是“阴阳镜”,但至少也是“高倍放大镜”,有利于协助这些“进退两难”的选举人认清难题本质,并作出最后挑选。特朗普和拜登双方精英团队私底下如火如荼、抓紧谋筹,也证实了辩论和选举结果中间存有着的彼此之间逻辑性。

针对拜登而言,在九十分钟的辩论全过程中对各种提出质疑、斥责和蜚语作出还击,进而扭曲自身“过度平凡”和被“逼到墙脚”的品牌形象,是一项“发展战略任务”;而针对特朗普而言,胜之不武决策了其是不是可以“做实”先前公布对拜登的诸多成见与分辨,并解救自身“拉跨”的民意调查于无形中。从彼此的辩论特性和提前准备对策看来,29日的初次总统辩论很可能为全世界观众们展现一场“冰与火之战”。